爱无止尽
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齐鲁传媒网广告位置

电商法“冲击”朋友圈:2000万微商总有人想打游击

2019-02-21 20:48 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116) 点击这里在线咨询我

  (原标题:《电商法》冲击波: 2000万微商大考)

  “现在重心开始往合法合规的跨境平台转移。”1月3日,长期居住在澳大利亚并从事代购生意的刘燕妮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在挪向跨境电商平台之前,刘燕妮的生意模式是通过发朋友圈让国内的客户下单,然后当地买货并通过海外直邮的方式寄给国内客户。

  促使刘燕妮做出这一改变的,是于今年实施的《电子商务法》(下称《电商法》),规定电商经营者要依法办理市场主体登记,并且履行纳税义务。再加上严格的海关检查,习惯了打“擦边球”的代购们只能另谋出路。对于本身就有一定“被税”风险的代购来说,如果要寻求合法化,跨境电商是路径之一。

  前后历时5年,3次公开征求意见、4次审议之后才出台的《电商法》,于2019年1月1日正式实施,这意味着中国电商行业进入了“有法可依”的时代,为规范行业发展迈出最重要的第一步。

  这一法令刚开始实施,其成效尚待时间验证,但它所带来的影响将超出预期,其涉及的不仅是消费者和电商行业的从业者,甚至影响着国内的互联网市场格局。

  躁动的代购和微商

  《电商法》的出台对代购和微商的影响最大,因为法规已明确要求电商经营者应当依法办理市场主体登记,依法履行纳税义务。不管是微信朋友圈里卖货,还是直播平台上“带货”,甚至包括在淘宝天猫上的商家,都被认定为电商经营者。

  1月3日,微商卖家丁丁发布了2019年的第一条朋友圈,配图只有一个二维码,文字是强调以后只在微商相册里进行更新。这么低调的晒圈,与其此前每天将皮包、鞋子、衣服等商品靓照放到朋友圈来刷屏宣传的做法相比,令人大跌眼镜。

  “这也是没办法。”事情要追溯到前几天。当时,丁丁拿货的上家突然要求她把刚发过去的微信聊天内容全部撤回,转而去支付宝下单。

  丁丁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我这种零星买卖的小卖家倒是无所谓的,但是做大宗批发的感觉都很紧张,我的上家说,他知道的就已经封了3000多个号。”

  微商是近年来伴随即时通讯软件的兴起并快速发展的电商业态之一。中国互联网协会微商工作组发布的《2017中国社交电商和微商行业发展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微商行业市场规模已达6835.8亿元,从业人数为2018.8万人。

电商法“冲击”朋友圈:2000万微商总有人想打游击

  目前,微商的主流推广方式就是在朋友圈发软文,但随着微信官方对微商广告的各种限制,微商运营者必须改变其推广思路——朋友圈的广告只能适可而止,微商需要通过其他平台为自己引流。例如:在论坛或网站投放广告,线下举办一些抽奖活动,吸引更多的潜在顾客关注公众号。微商的垃圾广告多数会被好友屏蔽,严重的话可能会被直接删号。

  庞大的微商群体之外,代购们也很难风生水起了。

  喜欢找代购买钢笔的“小紫薇”就告诉第一财经,刚接到经常买东西的店家通知说产品要涨价了。以前那家店进货都不报关,但是2019年开始全部实打实报关和交税了。

  对于代购来说,更直观的影响来自海关。三个月前,长期在日本、中国两头跑的日代“萌新”开始将代购内容从日本热门药妆产品换成了大多数中国用户并不太熟悉的新品牌。

  “虽然这个牌子大家不太熟,但这是可以正规入关的产品。原来的日本热门药妆在寄回中国的时候,海关查得越来越严,实在是不好做了。”

  为了规避风险,从事代购生意的Vanessa特意给她的顾客们发了条提醒:请各位发微信的时候不要涉及敏感字眼,如:银行、转账、买卖、支付宝、 支付以及各品牌的logo等(同音字用起来),并强调微信不收款。

  和仍然坚持做代购的Vanessa不同,在美国生活有多年代购经验的kiki,早在去年11月,就在微信里提醒她的客人们——“下个月估计就发不了货了”。

电商法“冲击”朋友圈:2000万微商总有人想打游击

当时,距离《电商法》正式实施还有一个多月,kiki决定,从去年12月中旬暂停发货美国直邮包裹。

  “2019年还能不能代购,先观察看看《电商法》的执行力度再说。如果今后坚持,最明显的(应对办法)就是涨价。”kiki说道。

  事实上,无论是用暗语替代商品品牌、手绘商品图片,还是改为其他转账渠道,抑或是从朋友圈转入微店销售,“抖机灵”的违规做法并不能就此变得合规。

齐鲁传媒网欢迎洽谈合作
争创美好城市
人生赢家
科技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