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子公主王子城堡
爱无止尽
当前位置:>主页 > 观察 >
齐鲁传媒网广告位置

安徽“零分考生”十年后再高考:考得还好,至少有200分

2018-03-25 19:29 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200) 点击这里在线咨询我

2018年安徽省高等职业院校分类考试今天(25日)举行,10年前的安徽“零分考生”徐孟南参加了人生第二次高考。上午11时30分左右,从考场蒙城第一中学出来的徐孟南告诉澎湃新闻,“考得还好,至少有200分,入围志愿的学校应该没问题。”

500

考点蒙城一中门口 徐笛薇 图

徐孟南的家乡在安徽蒙城县,是庄子故里。父亲小学没有毕业,务农之余做点地摊小生意。2008年,徐孟南在高考的每张试卷上违规写下了个人信息和自创的“三人行教育”。他想获得零分,以吸引公众对其教育看法的关注。徐孟南所谓的“三人行教育”,大意是指从初中开始培养学生爱好,学习基础知识,高中根据爱好分科,再通过选拔进入大学学习。

距离第一次高考弃考已经过去了10年。高考之后,打工、结婚、生娃、离婚、再高考,划下了徐孟南这10年以来的人生轨迹。但徐孟南觉得这些日子值得记忆的不多。他常觉得自己还停留在2008年。“也许我一直被困在当年高考‘得零分’这件事里。”变得成熟了吗?徐孟南不这么认为。“十年于我好像只是一瞬间,没什么感觉。”他说。

徐孟南不否认自己身上的矛盾之处,性格内向却憧憬话语权;语文成绩不稳定,他却一心想考新闻专业。跳脱出习惯的圈子,比起只关心自身生活,他更喜欢接触那些也关心国家利益、社会民生的人。2016年末,突然翻出的高中毕业证,让他觉得10年之后再次参加高考是冥冥之中的安排。

“这样每天不停地重复地劳作没有意思,我想体验下大学生活,有点弥补当年的意思;我想提高自己的写作技巧,还是想写点有影响力的东西;我想了解下大学制度,我没有忘却当初的理想。”他说,进入大学后,自己打算构思一部全新的小说,希望自己也能由此翻开人生的一段新篇章。

“像我们这样的农村学子尤其需要高考改变命运”

徐孟南1989年出生。2006年,他以全校前几名的成绩考进亳州市排名第二的高中——蒙城二中。在家人眼里,大学离他不远了。但高一上学期末,徐孟南在县城的书店里一口气看完韩寒写的《通稿2003》后,上大学变得不再理所当然。

“《通稿2003》对我来说,是个影子,看完之后就产生了厌学情绪。”徐孟南此前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称,恍然感觉自己像“陷入了一场骗局,思想一直在被禁锢着”,他不听课了,上课时要么写东西,要么看书。2006年河南考生蒋多多,2007年考生陈圣章——这些以高考“零分”表达意见的学生成了他渴望效仿的同道。其中女生蒋多多在几张卷子上一口气写下了8000字,表达对现行教育的看法,一度成为当年媒体报道的新闻人物之一。

高中生徐孟南将心思放在了“高考改革”上——他每天写日记和小说,写跟“高考改革”有关的生活和想法,一到假期就钻进网吧包夜,把这些内容发到博客上。升入高二后,他甚至想在学校和县城张贴“高考改革建议”的告示。据其回忆,告示贴到一半时,一辆摩托车驶来,车灯亮晃晃的,他下意识地停下来,假装正在过马路。

徐孟南自称,高考那天他很平静,没了纠结。他要做的只是把过去两年半的想法付诸行动:得零分。当徐孟南在每张高考考卷的每一道小题下重复写上个人信息和他的“高考改革建议”时,他激动又紧张,监考老师不时走到他身边,他“一边写一边捂着,很害怕”。

徐孟南今天向澎湃新闻回忆这件事时称,“年少时心里就一直有一种感觉,觉得自己是做大事的人。当时也会想,我做这个事是挺了不起的,我能为教育做点事,可能不止造福子孙后代,也会载入史册。”

但徐孟南的做法的确引起过一阵热议,但没人关心他的建议,很快归于平静。高中毕业后,徐孟南在不同工厂造过灯箱、礼盒、井盖、卫浴用具——这些工厂招工时不要求高中学历以上。高考结束第二年他就想过复读,但遭到家人反对。2014年,因家庭琐事,徐孟南与妻子感情破裂后离婚。这次离婚对他最终选择再次高考的影响很大。现在女儿由外婆养育,小两岁的儿子跟着他生活。

2017年的11月份,徐孟南还在浙江慈溪的一家汽车厂,一边工作,一边备考。工厂全年无休,从早上7点工作到晚上9点。年末,他辞去工作,回家跟父母和小儿子一起住,安心复习。备考节奏不算太紧,平时他还要忙网上的兼职,保证每月至少4000元的收入。不过按计划,他把20多套试卷都做完了。

齐鲁传媒网欢迎洽谈合作
争创美好城市
人生赢家
科技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