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无止尽
当前位置:>主页 > 观察 >
齐鲁传媒网广告位置

六年前和今天的调查记者生存境遇对比,深度报道怎么了?

2018-07-26 10:37 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107) 点击这里在线咨询我

“这个阶层(新闻界)的命运,同时就是这个世界的命运。没有新闻界,现代世界是不可能生存的。”

——雅斯贝斯《时代的精神状况》

01

昨日早,一篇文章《疫苗仅仅是个结束》在朋友圈刷屏,阅读量迅速破十万。文章在本次的疫苗事件中另辟蹊径,围绕调查记者的缺失展开,只有一个主题“想念锋利”,引发讨论热潮。作者写道:

“人们从澳洲购买奶粉,去香港注射疫苗,每当有公共危机,便费力从社交网络上总结蛛丝马迹。人人都在不安中狂奔,只求跑得比别人快,没人再反思为何要狂奔。

十年前,调查报道的结尾,总喜欢写上:这仅仅是个开始。意味着后续报道将接踵而至,如影随形。十年后,当新闻不再锋利,这次事件的结尾或许又是:疫苗仅仅是个结束。”

昨日下午16:02,著名媒体人,前《南方周末》记者,前《人物》主编李海鹏在微博上写道,“支持一个人去做调查记者的,不是钱,是被尊重感、荣誉感,是真相至上的信念,还有一个,就是这个人可以感觉自己很酷。

今天的社会癌症是什么呢,我觉得是大家都退化了,不想酷了。

移动互联网时代与娱乐时代的叠加,又让碎片化式的欢愉浪潮,淹没了阅读时代,共鸣淹没了获知,情绪淹没了理性,轻浮淹没了耐心。”

今早,文章《深度调查行业的兴衰》再次在朋友圈爆炸。文章从调查行业曾经的兴盛,讲到纸媒、记者的衰落,再讲到深度报道的未来。“如何给调查记者更好的社会环境和物质支持?”这是作者留下的问题。

 

02

六年前的调查行业和现在有什么区别?

学者张志安发布的2016-2017年《新媒体环境下中国调查记者行业生态变化报告》说出了答案。

一,调查记者行业面临严重的人才流失趋势,传统媒体调查记者从业人数下降幅度高达58%:在2010-2011年的报告中,全国共确认334位调查记者,而六年后,经核定的调查记者仅175名,整整减少了159名。

二,各新闻媒体下属调查记者数目大大减少。《瞭望东方周刊》、《南都周刊》等原来拥有较多调查记者的新闻杂志,如今已基本没有主要从事调查报道的记者。《南方周末》、《南方都市报》等以调查性报道著称的市场化媒体,调查记者数量相比六年前也有大幅下降。比较而言,澎湃新闻、界面新闻等新媒体机构的调查记者数量名列前茅。

500

三,调查记者的收入略有上升,大部分调查记者的月收入集中在5000-10000之间。

但是,考虑到调查记者的工作地点主要集中在北京、上海、广州、武汉等较大城市,房价、物价、消费水平较高,以及新媒体、商业网站从业人员的待遇……

事实上传统媒体的调查行业处于较低的薪资水平

500

毕竟……

500

四,在角色认知与职业认同上,调查记者一如既往地重视“调查与解释”、“舆论监督”功能,看重“记录者”和“倡导者”的角色,相对不重视新闻媒体的“娱乐和宣传”功能。

而相比六年前,记者在“报道可靠信息以阻止流言的散播”、“政策解释”、“政治参与”方面的功能得到更多调查记者的认同和重视。

500

调查还指出,相比六年前,调查记者在对“是否对社会更重要”、“是否更受人尊敬”方面对本职业的自我认同明显下降

 

03

前总理朱镕基在1998年视察中央电视台时,曾用签字笔给《焦点访谈》节目组留下了“舆论监督,群众喉舌,政府镜鉴,改革尖兵”的十六个字勉励。

如今勉励仍在,记者们为什么离开了

主要原因可总结为两点。

一,新媒体的崛起和传统媒体的衰落是大趋势,在此趋势下,很多媒体选择裁减深度报道的人员成本很多媒体人选择投新媒体行业

澎湃新闻前CEO邱兵在2016年宣布辞职,携核心团队出走,创业“梨视频”。

《南方周末》年度致敬记者赵何娟,曾揭露电信内幕交易,后离职创办钛媒体。

《中国企业家》知名记者李岷,选择离职建立创业团队,后创办虎嗅网。

此外还有更多调查记者选择离开这个行业。

原东方早报记者简光洲于2012年宣布离职。他曾是“三鹿奶粉”的首位报道者,现加入媒体同行创业的公关公司。

原凤凰周刊记者部主任邓飞于2011年后不再采访和报道。他是“微博打拐”和“免费午餐”的发起者,现全力投身公益事业。

原央视调查记者朴抱于2016年离职,改行做企业老总。

这样的记者们还有很多。

齐鲁传媒网欢迎洽谈合作
争创美好城市
人生赢家
科技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