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无止尽
当前位置:>主页 > 女性 >
齐鲁传媒网广告位置

震后十年,大熊猫回归“爱情走廊”

2018-07-11 15:27 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79) 点击这里在线咨询我

中国女性网

本报记者(中)随6月监测小队上山开展巡护监测工作。

中国女性网

2018年5月回收红外相机数据中,拍摄到的当年2月,大熊猫在高山杜鹃林中穿梭。

编者按

“5·12”汶川大地震之前,四川白水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大熊猫的活动痕迹很多。“5·12”汶川大地震后,巡护监测中发现,大熊猫痕迹在减少。保护区也只在2012年的红外线相机监测中拍摄到了大熊猫活体。十年来,随着生态的修复和保护工作的进展,保护区迎来了大熊猫的“强势回归”!5月14日下午,到中坝保护站管辖区内的糖桶岩区域回收第二次红外相机数据的工作人员,在红外相机里看到了大熊猫的影子。怀着惊喜的心情,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记者随巡护队一起来到白水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一探究竟。

□ 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记者 任然

在雨季已来的6月,“造访”白水河并不容易。

这个离成都仅60公里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海拔最低1481米、最高4814米,3300多米的落差,搭配当下几乎日日的阴雨绵绵,“本来就陡,遇到下雨,就湿滑得很,很容易被困在山里头。”深一脚浅一脚的攀登路上,伍国林告诉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记者。

雨日多、日照少、湿度大,却最适合竹子在山间茂盛起来。联通九顶山、龙溪—虹口等大熊猫保护区,使岷山山系南段的大熊猫栖息地连成一片的地域优势,更让白水河成为大熊猫生存和繁衍的“爱情走廊”——“基于保护区的气候特点和地理位置,大熊猫在此区域的存在是必然的。” 白水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科研所所长陈旭说。

必然存在,却不意味着必然见到。

“十几年来,月月都进山,就没在山中亲眼见过大熊猫。”带着点遗憾,伍国林说。这个已在大山里工作20多年的壮实汉子,是管理局中坝保护站站长,站里最核心的工作内容就是每月一次的上山巡护监测。

一个多月前,正是伍国林查阅着刚从山里收回的红外相机拍摄数据,突然一声大吼:“这是大熊猫啊,你瞅这白头顶、黑耳朵、黑眼圈……”

时隔6年后,白水河终于再次发现活体野生大熊猫。

“1个多G的视频,时间显示的2个多小时处,突然看到一个大脑袋。”每每说到这儿,伍国林总会提高声调,说,“我赶紧倒回再倒回,仔细看,越看越激动……”

成立国家级保护区的16年间,健康成年大熊猫的身影,在白水河一共就出现了11次。

“能拍到野外大熊猫生活视频,是对保护区工作最大的肯定,无疑证明了汶川地震后的这10年,大熊猫栖息地生态修复和白水河保护区工作的成效。”保护区管理局副局长胡大明说:“大自然在人们的守护中慢慢恢复,野生动物也正在重回故土。”

大山里的“天赐奇缘”

同事们都挺羡慕宋自强。

保护区管理局一共20多人,几乎人人都进过山,很多人已在此工作十几年,可真正在保护区的大山中亲眼见过大熊猫的,只有49岁的他。

曾是站里“进山狂人”的宋自强,以前总一个人进山,连续待上四五天也是常事。多年的连续登山给他的膝盖造成不可逆的严重损伤,医生今年初给出警告,绝不可再登山。

巡护监测工作始于2003年,在珍稀濒危野生动植物分布区域,设定了20条固定监测线路。每月一次野生动植物保护巡护,每半年一次20条固定监测线路生物多样性人工监测,每季度一次的红外相机安装与数据搜集。在熊猫发情期(3~5月)、旅游旺季(7~9月),巡护频率还要加大。

近20年的巡山生涯就此打住,回忆13年前与大熊猫的那次“亲密接触”,成为老宋的一大乐趣——

“那次我独自进山。下午两点左右,山林开始下起小雨,走到海拔2350米处,突然听到离着不到100米处有声音,在一片针阔混交林区域中,看到一棵铁杉树上坐着两只大熊猫,一大一小,还发出叫声。” 宋自强说,“最近时,我离大熊猫只有10来米。”

绝无仅有的经历,被陈旭称为“天赐缘分”。

与动物园里爱与人类亲近的“滚滚”们不同,在白水河保护区2万余公顷的大熊猫栖息地内,野生大熊猫几公里外就能嗅到人类的气息,为保护自己会机警地躲藏隐蔽,加之“滚滚”活动区域十分广阔,保护区红外相机捕捉区域很有限。“能捕捉到实体大熊猫影像的概率并不大。”陈旭说。

大熊猫从未离开

汶川地震后,伍国林和队友们在巡护监测中发现,大熊猫痕迹在减少。

齐鲁传媒网欢迎洽谈合作
争创美好城市
人生赢家
科技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