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无止尽
当前位置:>主页 > 女性 >
齐鲁传媒网广告位置

如果爱,包围着她……

2018-07-12 10:38 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119) 点击这里在线咨询我

中国女性网

在李奕奕最后坠楼的丽晶百货大楼下,人们有序地摆上了鲜花和蜡烛,以表达哀思。因为害怕明火的潜在危险,一个又一个市民排着队,点燃蜡烛,又由下一个人再吹熄。

中国女性网

李奕奕遗像。

中国女性网

6月29日,李奕奕追悼会举行,李奕奕母亲在亲友的搀扶下来到殡仪馆。

□ 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记者 袁鹏

“疾风暴雨后,小草小花抖落水珠,坚强地挺立着,可是我最艳丽的那朵,却怎么也找不回来了!”6月29日,李明(化名)在自己的微信圈里写下了这样一段话。

他是甘肃庆阳女孩跳楼事件当事人李奕奕的父亲。当日是事件发生的第十天,这天清晨,李奕奕的遗体告别仪式在庆阳市西峰区殡仪馆举行,随后遗体被火化。

从2016年到2018年间,李奕奕数次自杀被救,直到2018年6月20日,这个19岁女孩以跳楼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是什么样的绝望令这个女孩最终选择了自杀,以至于这个年轻的生命最终没能够挽回。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记者实地就李奕奕自杀事件进行了调查采访。

事件发生后,有媒体报道自杀女孩曾经在两年前遭到学校班主任老师的猥亵,那么两年前李奕奕遭遇了什么样的事件,两年后她为什么自杀,猥亵事件又和自杀有什么关系呢?

一个失败的心理救助案例

在经庆阳市检察院认定其真实性的李奕奕控诉书中,有这样的记述:(猥亵事件发生后)“回宿舍的路上,班主任一直跟着我,虽然只有一小段路程,我却觉得那么漫长、那么恐怖,我想立马逃走,直到宿舍。” “第二天,我一口早餐也吃不下去,因为内心的痛苦,我找到了学校心理辅导室,我几乎哭着跟王老师说了我的遭遇。(但)王老师说她解决不了,最后告诉了段主任。”

从对庆阳市六中的采访中可以证实,这位段老师时任该校政教处负责人。那么段主任对该事件又是如何应对的呢?

李奕奕的控诉书中这样写道,“我以为会还我一个公道,可段老师说他很庆幸我没有告诉我爸爸,而是第一时间找了心理老师,因为为人父亲,谁听了都会感到愤怒”,“他问我想怎么办,我着急学业,我说不想再看见班主任。段老师满口答应,便问我是谁,我说是吴老师,他立刻反悔了,给我说他办不到。因为学校很难替换(他)的班主任,他说了学校好多困难,他说我是一个善良的好孩子,希望我不要为难他。”在李奕奕的叙述中,段老师让她可以随便换班或者转学,但显示出很有个性的李奕奕拒绝了,李奕奕认为,“我没有错,为什么我要委曲求全”,“我不懂为什么宁要我转学也换不了一个老师,我不同意。”

“她拒绝了学校为她换班、转学。”李奕奕关于拒绝换班、转学的说法得到了学校副校长李克勤的证实。

在李奕奕的叙述中,此后,在未经她同意的情况下,“段老师竟然自作主张让班主任到心理辅导室来给我道歉,吴某进门的那一刻,我就觉得痛苦不堪。”

而在她的控诉书里,李奕奕写道,“(对于班主任的道歉)好像我如果继续不上课,就会害得他没有工作,会破坏他的家庭,他将没有颜面,我就像是恶人,不得已,我勉强回到了班里。”“可我实在不想看见他,他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那种伪善,让我觉得丑陋、罪恶,我受不了,我给我爸打了电话。”

李奕奕还在控诉书中提到了这样一件事,“几天后,爸爸带我到东湖公园去见王老师(学校心理辅导老师),她起先询问我心情如何,后来劝我回学校,当看到我一直心情低落时,竟说了句她觉得事情本来没那么严重,又没有受到最大的伤害,是不是我小题大做了?”“难道非要我受到最大伤害才算严重吗?”

对这次所谓的心理辅导,在学校的通报中仅有一句“事发后,学校安排心理咨询老师先后多次对李同学进行心理疏导和辅导”。据校方告诉记者,学校先后三次对李奕奕开展心理疏导工作,其中有一次是家长方面提出的。

以上是2016年9月5日到9月6日,也就是李奕奕受伤害最初阶段,学校对该事件的应对,那么对此相关专家怎么看呢?

心理咨询师姜莹在分析这个案例后表示:在事件发生时,孩子第一时间找的是心理老师,可见孩子对这个老师多么信任。如果这时,心理老师能为孩子的利益考虑,尽量替孩子保密,首先和家长沟通情况,在告诉领导的时候也注意提醒领导保密,并建议学校关注孩子的心理反应,转介心理专家进行辅导,而不是如此简单粗暴地处理,就不会对孩子和家庭造成一系列二次伤害。学生几次试图回到学校时,学校老师、同学对她的另眼相看,造成了她的孤立。这说明学校既没有重视对教师的处理,更不懂性教育,不懂被性侵孩子的心理,没有给她应有的心理支持,才使她回到原来人生轨迹的努力一次次失败。

齐鲁传媒网欢迎洽谈合作
争创美好城市
人生赢家
科技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