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无止尽
当前位置:>主页 > 人物 >
齐鲁传媒网广告位置

王春元:时代在诉说,我们在记录(四)

2019-01-25 16:52 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84) 点击这里在线咨询我

  著名作家、纪录片导演王春元

  话题:改革开放40年

  脚印:有一个问题我比较好奇,在最初想问你的问题里,没有涉及到北京的城市功能。但是我们必须要谈一下,而且需要探讨从什么角度来谈,因为您以前写过《蛋壳里的北京人》,之所以叫蛋壳,是表达一个很包裹、很脆弱、很精致的存在。

  王春元:对,它是讲城市精神的。

  脚印:我想那个时候你就一直在关注北京城市功能的定位,现在我们其实也面临这样一个历史节点,比如雄安新区,宣传也很多;但作为老百姓(行情603883,诊股)看事情的角度,一般站不到那么高的角度,所以您能谈谈对北京功能定位的看法,还有对中国未来的发展和我们这本书的关系吗?

  王春元:这个问题好像很突兀,实际上它和中国的未来有有机的联系。中国是一个大一统的国家,有强大的政府执行力。看中国的首都就是看中国,看中国首都的未来就是看中国的未来,我们有这样一个认识。

  我们不妨把视野再拉开一些,我想我的解读一定跟别人的解读不太一样,就是因为您刚提到了,我们几年前有一本书叫《蛋壳里的北京人》,就对北京这个城市的历史走向和定位,主要是这个城市的精神气脉做过探讨。北京有一些基本的东西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北京这个城市和世界上其他的大城市是不一样的,它有一个基本的定位,是建于精神之上的一座城市。

  为什么叫建于精神之上的一座城市呢?是因为先有思想后有北京。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城市是这样的。它是在3000年前的《周礼 考工记》里面已经规划好了的都城的建造方式,叫“匠人营国,方九里,旁三门,前朝后市、左祖右社”,它都是有规制的,城中九经九纬,经途九轨,大概是这个意思,有些可能不确切了。它在说什么?就是这个城市从它没有建之前就已经确定了精神走向。无论是辽、金北京,还是元朝的元大都,一直到明清北京,实际上我们现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首都延续了明清北京的格局。在中轴线上,在这样一条十字交叉线上发展。

  随着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城市功能、城市定位相对来讲比较落后,因为建国不久就有了朝鲜战争,整个国家建设一直没有精力去做更明晰、更准确的城市功能定位。尽管有梁思成当年的《梁陈方案》,但是因为国力不够的原因捉襟见肘。四十年的改革开放让这座历史城市迈向了国际化,但是没有办法避免大城市病,“摊大饼”的方式使得这座城市不堪重负、举步维艰。作为一个国家的都城,它已经很累了,甚至民间都有人提出来迁都的问题了。这一次中央批复的北京新核心功能的定位和城市功能的规划,我看是一直到2035年,2016—2035年这么长的时间,这一次对北京城市功能的定位跟首都的定位是两个不同的定义,也是最明晰的一次。

  习总书记这次明确地提出来了要解决都与城的关系问题,都是都、城是城,几百年来都、城不分,所以这个城市的核心功能不分。它的立足点是什么?就是北京要承载未来千年都城的梦想,这是雄才大略的想法,很多人没有厘清这个思路。

  我来详细地给你破解一下,你看首都这次提到的四个功能定位你都知道了,国家首都、文化中心、国际交往中心、科技创新中心。除了这四个核心功能定位,不符合这四个功能的都走。

  我们再往下看,叫“一核一主一副两轴多点一区”,这是中央确定的。北京原来叫“一核一副”,没有一个区,核是什么?就是首都功能核心区,就是未来的中央政务区,实际上这已经在推进了。国家的首脑机关、古都风貌、历史文脉在这儿不动,其他的跟这没关系的,撤走。“一主”是北京东西城区,除了东西城以外,朝阳、海淀、丰台、石景山这都属于主城区。“一副”大家知道是副中心;“一区”就比较微妙了,好多人说的是生态涵养区,我理解“一区”就是未来的雄安新区,回头我再来详解这个问题。

  所谓的“两轴”大家也理解,一个就是中轴线,南北中轴线,第二就是东西长安街的那条线。中轴是中国城市的文脉和龙脉,在明清的时候大概不到8公里,现在下来得20多公里,东西长安街现在下来总长度得有50公里了,其他的我就不细说了。为什么说要解决好都与城的问题?北京市领导应该说是有政治觉悟的,清晰地认识到北京的市委市政府机关不是北京的核心功能,提出来搬到通县,就是另外成立副中心,把北京主要的政府机关、服务机构挪到副中心去,分解首都的压力。雄安新区的作用是什么呢?实际上是把中央的一些不符合首都核心功能定位的承载过去,比如说央企的总部、机关院校、医疗机构,是中央一块的。等于是城市副中心和雄安新区承接了首都原来非核心功能的两翼,北京的归北京、中央的归中央,就使得首都核心功能更突出,负担更轻,有人形象地比喻像一艘万吨巨轮,在两个泊位卸下了重要的货物,继续乘风破浪。

齐鲁传媒网欢迎洽谈合作
争创美好城市
人生赢家
科技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