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无止尽
当前位置:>主页 > 人物 >
齐鲁传媒网广告位置

王春元:时代在诉说,我们在记录(六)

2019-02-21 20:49 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200) 点击这里在线咨询我

  著名作家、纪录片导演王春元

  话题:改革开放40年

  脚印:改革开放40年确实有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好像大家精神方面的困境更多了。过去和未来的时代红利究竟是什么?

  王春元:我把两个问题一起谈,先说改革开放40年为什么是中国,然后时代红利到底是什么?

  为什么是中国?用风水的话说就是风水轮流转,轮到了中国。近500年,一些优秀的民族、伟大的国家都崛起了,就是时代荣幸中国也得领受一次,我觉得这是一种历史的荣幸,该轮到中国了,这是一个最大的红利,老天给的红利,历史机遇期。就是所谓的时代有幸人有运嘛,优秀的民族都崛起过了,该轮到中国了。

  再讲它实实在在是有一些红利存在的,从纵向的历史来捋的话,第一个毫无疑问是制度红利,1978年的大包干——联产承包责任制,主要解决了土地的问题,由此而释放了数亿的劳动力,对产业发展储备了先决的生产力因素。第二个就是人口红利,劳动力的因素,这个是不能不提的,它为工业文明和工业革命注入了一个先决条件。第三,工业化和加工工业的发展为国际贸易奠定了基础,就像我们到温州拍王振滔,他早年是做纽扣、皮鞋、拉链这些东西,实际上都是为国际贸易做了储备的,所以第三个红利是工业化基础和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从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后的这17年的时间,中国的经济是一天一个样、一年一个样,成为第一大贸易国。第四就是城镇化流动,我们看农村和城市人口的比例,现在基本上接近于1:1了吧?

  脚印:对,50%了。

  王春元:对,是这样的。以前不可想象,差不多是二八。还有就是这个时代的好基本上中国都赶上了,就那么巧,时代之幸。第五就是所谓的开放市场,中国把市场打开了,加上大国效应——不是一个大国你也无法承载这个时代红利,它既是劳动力市场,也是商业市场。

  第六就要说一说人,就是国民性,中国人首先是勤劳、任劳任怨,中国的民族本性就是一个苦难民族。忧患意识,还有大一统的文化和制度,特别适合大的工业化生产,听话、守纪律,就像郭台铭的富士康,一招招几十万人,哪个国家能这样?

  第七个是一浪接一浪的产业升级、技术进步,都跟上了这个时代的逻辑,早期所谓的地域不平衡,投机倒把、流通、农副产品、低端加工业,到后期的房地产、金融、互联网和高新技术发展,像人工智能、大数据、基因科技、新能源、新材料所有这些异军突起,都是伴随着这40年的发展,在这40年的路径中设定的,每一个时代行进到这儿的时候,中国就把这个时代红利拿起来装在自己的兜里了,所以他能上路、能正常地发展。

  前面讲了七个时代红利,如果有第十个红利的话那就是千千万万个中国人的时代红利,普通劳动者对于改变自己命运的强烈渴求,通过获得财富自由进而获得人的自由、尊严的本能需求,这是中国我认为最大的一个红利。所以我前面讲这个结论,就是个人财富自由也是国家利益的一部分。它也是这个国家、这个时代的红利,它为什么在这个时代里释放出来了呢?没有在其他的时代里释放出来?人的因素还是决定性的因素。

  你纵向地看也是,80年代我们说城市化改造有深圳这样的一个典范,因为有香港的优势,90年代有浦东,那么现在有雄安、海南,一步步的政策在推进。这都是这个时代的红利,这是关于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说到了改革开放40年来,整个民族心理和人文建设上有一些获得和缺失。为什么说改革尚在路上,现在有很多问题出现了?有人说中国已经发展到站了,其实远远没有够,差得很远,所以我来再试着再讲这个问题。

  这个问题我觉得有三个定性,40年来中国人民在民族心理和文化建设上的获得感。第一个叫从来没有过的选择权,1978年之前是没有选择权的,你从外地到北京来,你选择一个试试看?没介绍信不让你来呀。第二个从未有过的财富意识,今天好像整个社会都在追求财富,但你知道吗?这是40年改革开放的成果给你的,之前要“割资本主义的尾巴”,财富意识是绝不能有的东西。第三就是从未有过的民族自豪感。如果从大的方面讲,我认为应该是这三个方面。选择权就是社会的开明、开放度、人性的解放、社会的多元化带来了选择的可能性和便利。财富观念就是个人努力可以改变命运,所谓有恒产者有恒心,三代人玩命地要在北京买套房子,要扎根北京。承认私欲和私权,通过财富自由获得更多尊严和人格,法律有《物权法》,这个我觉得是改革开放中最大的社会心理、民族心理的认可。

  与此同时,也出现了另一个方面问题,我们拿自豪感来说,一方面叫妄自尊大、夜郎自大,觉着中国大得了不得了,民粹主义泛滥。

  脚印:这个东西是要警惕的。

齐鲁传媒网欢迎洽谈合作
争创美好城市
人生赢家
科技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