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无止尽
当前位置:>主页 > 人物 >
齐鲁传媒网广告位置

王春元:时代在诉说,我们在记录(八)

2019-02-23 18:57 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159) 点击这里在线咨询我

  著名作家、纪录片导演王春元

  话题:改革开放40年

  脚印:最后一个问题,你在《转身》里涉及到了社会方方面面的人物,有政治精英、有企业精英,涉及行业比较多。这次你选择有传统行业、有新兴业态,包括涉及到人工智能、新材料、新科技和新的生活方式,为什么会选择他们?通过他们的故事和追求想展示什么?带给读者怎样的惊喜?我们面对人工智能等高新技术的突飞猛进,探讨面向未来这个话题。

  王春元:实际上脚印你知道所有的问题并不就技术谈技术,也并不就经济模式和经济的未来谈经济,我们都是基于人文的诉求,跟人切实有关系的,这也是我们存在的理由。这个话题表面上是由普通人引发的,实际上它涉及到了顶级的科学家、人文学家、史学家、社会学家,是大家共同的思考。就是随着技术、特别是人工智能的发展,以人工智能为代表性的,包括基因、干细胞技术,综合起来在未来——在可期待的未来,我们就会看到大量的机器取代人类成为一种可能。所以就带来了一个终极思考,技术的极限到底在哪里?会不会出现机器超越人类这样一种可怕的未来?

  我思考这个问题还是基于传统的认识,我认为这个世界始终是二元对立的,一个问题的产生必然有另一个问题的原因和对照面产生,无论中国哲学还是西方哲学都讲这样的问题。我想人类真实面对这个命题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最典型的比如广岛原子弹爆炸,核能究竟是清洁能源为人类造福还毁灭性的核武器?所以自那个时候以来,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再主动地使用过核来攻击别人,印证了我说的二元结构这样一个问题。所以后来人们尝试用更为文明和理性的方式来平衡技术变化、造福人类,出现了《中导条约》、《核不扩散条约》、国际原子能机构等等,和平的呼声成为主流。

  最后,技术恐惧会被人类文明的力量化解掉,前一段流行《未来简史》这本书,也在从侧面印证这一问题,人类的发展是从智人变成了神的过程,机器的发展是从机器变成了机器人(行情300024,诊股)的过程,它也是对应的。我们俗话说叫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所以现代医学就我们可期待的未来里,可能突破癌症、艾滋病,包括非典病毒的治愈,特别是随着基因检测、生物医学、干细胞技术这些东西的发展,都使得人类的寿命可能延长到120岁到150岁,大家普遍的一个乐观的估计。这不是一个不可能的事,实际上1900年人类的平均寿命不到40岁,我们今天的平均寿命78岁、75岁,甚至80岁,翻了一倍。

  而且大家普遍认同的摩尔定律,每18个月硅晶体可以缩小一半,效率提升一倍。所以人工智能的发展速度之快超乎我们的想象,人类进入了一个加速发展的阶段,未来的脑机互动、脑机接口已经成为现实,我在美国已经看到了,它叫BrainCo,就是大脑植入芯片技术,人类可以分阶段地换器官了,最后就可能进入到产生新物种的阶段。目前的社会趋势是走在从互联网到物联网的路上,那么物联网是什么?就是所有物质化的世界、物理化的世界都将转化为数字化的世界。就意味着这个商界越来越分不清虚拟和现实的关系。

  现代医学的发展对细胞的解构跟机器的更新换代一样,上次小万告诉我说人七年细胞就换一遍,说你这个不行了,意识不行了,我下载一个芯片植入大脑里边,把你的意识储存起来,你这个人就可以实现永生。这个人还是不是叫人?我们说可能会出现一个新的物种,物种的产生。按照这样一个发展的逻辑话呢,尤瓦尔说人会发展到神,实际上我们对于100多年前的慈禧太后来讲,那就是神。机器会发展成机器人,那么它可能就会带来一个终极的问题,就是说7、8千年的人类文明是不是就可能会终结?这都是问题的所在。

  脚印:很多被科幻电影展示过的事情就发生了。

  王春元:所以你看看由于这样一个命题的存在,大家说人们都参与到经济的发展过程之中,实际是在向终极死亡的路上狂奔,大家有这种说法。由于技术的迭代,最接近技术前沿的人们离机器越来越近,离人越来越远,所以他的恐慌感越来越强,自己创造机器的时候一边担心别人的技术迭代把他更新、碾压,担心可能成为一种新技术的炮灰。小万上次说了一个概念,叫优秀且慌张着,这是现在一流的所谓创新企业的尖子们的心态。我们在《三体》里也能感受到,刘慈欣说的“降维打击,消灭你与你无关”,所有这些东西实际上是加重对未来世界的恐惧感。

齐鲁传媒网欢迎洽谈合作
争创美好城市
人生赢家
科技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