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无止尽
当前位置:>主页 > 三农 >
齐鲁传媒网广告位置

誓让黑水湾变身“金水湾”

2019-06-05 10:41 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199) 点击这里在线咨询我

誓让黑水湾变身“金水湾”

——一个京郊“采金村”发展转型的故事

本报记者 李庆国 芦晓春

“坚持爱党爱国,遵纪守法;坚持植树护绿,治理环境;坚持守住矿山,杜绝盗采……”5月16日,在北京市平谷区金海湖镇黑水湾村大金山脚下,黑水湾村党员代表和村民代表集体盟誓,永不盗采金山金矿,以实际行动保护绿水青山,共建美丽“金水湾”。铿锵有力的誓词,响彻山谷。

当天,“金水湾”生态周活动正式启动,区领导为“金水湾生态教育基地”揭牌,为“金水湾”生态养护队授旗。同时,金海湖淘金文化习俗被宣布正式列入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成为带有地域符号的文旅资源。此外,黑水湾村还与中关村创新战略联盟签订帮扶战略协议,将合作开发文旅项目,促使干部群众齐心协力把黑水湾村打造成惠民富民乐民的“金水湾”。

从过去靠采挖淘金到如今发展生态产业,黑水湾村的转型堪称一部血泪史,更是一本痛定思痛、治理有效的教科书,颇具典型,给人启发。

代价:疯狂采金背后有数不清的伤痛

黑水湾村北的大金山,金矿资源丰富,有1000多年的采金历史,采金最早可追溯到唐代。大金山脚下的黑水湾村,位于平谷东北部,因附近河水浑浊,称黑水湾寨,后定名黑水湾村,是平谷地界远近闻名的“采金村”。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正是黑水湾村淘金最兴旺的时期,当时政策允许,全村老少几乎都上山淘金。在村民关宗友的记忆里,那时的大金山就是个小社会,“山下村民2000多人,山上挖金却有3000多人。每个人的脑子里就一个‘钱’字。”

开山洞,打巷道,当年的大金山几乎看不到植被,遍地都是碎石。“采金需要开山,开山需要炸药。别的村每天是鸟语花香,我们村每天是巨雷声伴随着‘沙尘暴’。”老关感叹道,“那会儿没有人考虑过将来,每天都想着赶紧挖到金子,山上的树都被砍掉做了巷道里的采金工具。”

采金人挣钱没想象的那么容易,每个人都在赌命。那时候支撑村民们疯狂淘金的,只有简陋的开采设备和接近于无的防护措施,他们每天都要与危险和死亡“擦肩”。

2001年夏天,村民关宝利和两个同伴正在巷道里寻找矿石,忽然眼前轰隆隆尘烟四起,“完了,前边塌方了。”后来幸亏其他矿工经过看到塌方,经过10多个小时的挖掘清理后才把他们救出来。回想当时的情景,关宝利仍心有余悸。

“打眼儿放炸药,需要棍子往里杵,有的人用的是铁杵,铁跟石头的摩擦可能会发生火花,可能就一下,人就炸死了。”

“我一个哥哥就是在采金的过程中,被掉下的矿石砸断了两根手指。”

“矿洞里阴暗潮湿,拖着装满矿石的袋子在里面爬,经常是腰伤还未痊愈又再次受伤。”

“有的村民欠下巨额外债,有的得了尘肺病或酒精依赖症,落下一辈子的病根。”

“自从干了这行,我们一家人就每天都是提心吊胆地过日子。”

……

谈起采金中曾有过的危险和伤痛,村民们仿佛有说不完的话。“我18岁就上山采金,这大金山每个洞口掏出黄金的同时,也埋下了数不清的血与泪。”黑水湾村党支部书记贺庆泽感慨万千,“本是金山,却让人家破人亡。本是财富,却让人不懂得珍惜。只顾眼前利,不为后代想,这样的事做不得。”

治理:创新机制彻底铲除盗挖盗采

面对“满目疮痍”的金山,大量流失的金矿资源,加上伤亡人数的攀升,2004年,国家一道禁令使大金山不再允许民间开采。

作为村党支部书记,贺庆泽第一个响应号召,停采下山。“国家的法律法规必须遵守,我挨家挨户做工作,大多数村民是支持的。我们每天派人看山,设卡拦截,但是仍有一小撮人为了谋取私利,盗挖盗采。15年了,发生过多次事故,村里人真是既恨又痛。”

2016年,黑水湾村发生了令人震惊的“5.14”矿难,6死1伤的惨剧让村子蒙上了一层阴霾,也彻底敲响了盗挖盗采人的警钟。平谷区委、区政府痛定思痛,决心全面向破坏生态环境违法犯罪宣战。2017年1月16日,平谷区在盗采多发区金海湖镇果断启动“安全生产、安全稳定,打击破坏生态行为、打击违法犯罪”的“双安双打”专项行动。

齐鲁传媒网欢迎洽谈合作
争创美好城市
人生赢家
科技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