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无止尽
当前位置:>主页 > 商业 >
齐鲁传媒网广告位置

专访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院长刘纪鹏:沿着市场经济道路不动摇 中国崛起是必然的

2019-01-16 15:59 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76) 点击这里在线咨询我

  改革开放40年伟大的历程,资本市场发挥了巨大作用。

  但改革从来不是一蹴而就,资本市场建设也在摸索中前行。近日,《每日经济新闻》(以下简称NBD)记者对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院长、资本金融研究院院长刘纪鹏进行了专访。作为“企业股改第一人”、国内首提“资本金融”概念和创建资本金融学的第一人,刘纪鹏是中国早期资本市场的建设者与参与者。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他向记者回顾了当年资本市场创立时的难忘经历,也对新时代的资本市场建设提出了自己的观点。

  刘纪鹏表示:“我们应该正确认识金融和现代经济的关系,振兴资本金融,大力发展直接融资,引导资本市场更好地为实体经济服务,避免脱实向虚。我认为,如果改革的思路对头,坚持市场化道路,很多现有矛盾问题会迎刃而解,宏观经济和资本市场都会实现更好发展。”他也表示,一言蔽之,继续沿着市场经济的道路,全面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不要动摇,继续按照正确的方法论,解决中国资本市场的遗留问题,让它真正走上健康发展的轨道,中国的崛起就是必然的。

  

  谈亲历难忘之事银证分离组建证监会学术论证

  NBD:改革开放能取得今天的伟大功绩,离不开资本市场的蓬勃发展。您曾经参与过中国资本市场的早期建设,能否谈谈您经历过哪些让您印象深刻的事?

  刘纪鹏:中国资本市场已经走过了28年的历史。回顾过去,对我而言,开办北京的法人股市场,银证分离组建证监会的学术论证,应该是我印象中最深的两件事情。

  1989年,王岐山同志在北京成立中国证券市场研究设计中心的前身——证券交易所研究设计联合办公室,简称“联办”。我参加了联办的工作。之前最大的争议就是股票这个东西,社会主义能不能搞?

  资本市场建设要想顺利开展,首先需要上层思想统一认识。我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是,当时国家体改委主管股份制的生产体制司司长孙树义调到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任副主任,有一天他打电话,说中央要了解股份制的理论,希望我们尽快编一个材料,这个材料的名字就叫马克思论股份制。

  所以我们在推进股份制过程中,第一件事就是编写这个东西。这个东西直到今天我还都保留着。我们论证的结果就是,我们先从向职工定向募集,因为职工当家作主是企业的主人,买自己企业的股票符合马克思理论。第二,就是向社会法人定向募集符合马克思理论。因为在当时,我们还没有私营企业,我们只有个体,凡是具有企业法人地位的,不是全民企业,就是集体企业。这两类企业在中国的基本制度中被论证为公有制形式,所以可以先搞法人股。因此职工股跟法人股就首先出现在改革的理论和实践中。

  1992年,国家体改委牵头14个部门集中了近80位同志,制定了两个意见,一个是定向募集股份公司的规范意见,还有一个是有限责任公司的规范意见。这两个意见先于《公司法》出台。短短的一年多的时间里,全国就搞了6300多家定向募集的股份公司。

  那时我同时还在体改委参与股份公司的制度性建设,深深知道这股份设立之后的重要目的就是能够转让,没有转让的股份制,是不完善的股份制。于是我首先写出了把定向募集的法人股在北京STAQ系统挂牌交易。因为当时深沪交易所主要是向个人发行股票,个人股票跟国家股法人股如果混在一起,意识形态上通不过,因此希望能够在北京STAQ系统里,把定向募集股份公司中的法人股进行流通。之后联办的同志向中央汇报,很快得到了批准。在STAQ系统挂牌的首批15家企业,基本都是我做的股改方案。

  之后,沪深交易所在发展,STAQ系统也在发展。这时候,就提出了监管的问题。我主笔参与写出了一篇有关银证分离组建证监会、发展中国证券市场的报告,这篇报告曾发表在《经济日报》上,后来又以内参报告的形式上报到中央,获得批准,这篇报告由于意义重大被称作”联办宣言”。这份报告由联办的几个同志向当时主管金融工作的朱镕基同志汇报。在这个报告的基础上,1993年正式成立了中国证监会,我们联办的一半同志都调到了证监会,而且证监会最早的开办,也是联办先拨出了5000万元,作为证监会的开办费。

  总之,今天我们习以为常的资本市场基础建设,当初是经过了非常复杂而漫长的过程。其中,统一思想认识,是能有资本市场今日成就的起点。

  

  谈可持续发展“有三点值得重点注意”

  NBD:经过了40年的岁月,今天我们又站在了新的起点上,您认为下一步资本市场建设重点应该放在什么地方?

  刘纪鹏:我认为,中国资本市场在发展中取得了很多成绩。而今后要想真正实现可持续健康发展,有三点值得重点注意。

齐鲁传媒网欢迎洽谈合作
争创美好城市
人生赢家
科技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