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无止尽
当前位置:>主页 > 要闻 > 深度 >
齐鲁传媒网广告位置

【汶川十年】20亿景区毁了 废墟上他再造“九皇山”

2018-05-15 11:17 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89) 点击这里在线咨询我

“北川终于有上市公司了。”

十年之后,邓远海还能想起那天中午在北川县城饭店里吃饭的细节。这是一个看起来平平淡淡的中午,距离北川羌族自治县猿王洞景区排队上市还剩一个月。景区负责人邓远海领着前来实地走访的证券公司老总、券商等人,在县城里用餐。

他从来不喝酒,但盛情难却。觥筹交错间,他开始头晕目眩,身体发痒。他至今能记清大家离开北川的时间是在当天下午14时02分。邓远海需要送远道而来的客人们前往景区,然后接上他们的妻子。

他们驾驶越野车开往猿王洞。这个北川当地著名景区位于绵阳市江油县西北方,与汶川相距100多公里。20多分钟后,人们行至北川与江油的交界地时,路面忽然变得颠簸。邓远海对大家说,可能轮胎没气了。但车抖得厉害,他们便下了车。

邓远海看见,远处的楼房成片倒下,地面开裂,像水波一样翻涌。他感到从大地内部吹来的大风。骇人的情景让人们只能匍匐在地。

大地终于停止了晃动,但没有人选择站起来。突然有人指着证券公司老总的手喊道:“你的手怎么出血了?”大家这才发现,老总的手不小心伸进了地缝内。待这地缝重新合拢后,那手怎么也拔不出来。

那手指已经断了,但皮肉还连着。邓远海说:“只有用刀给你割断了。”对方表示同意。邓远海从车里拿出刀,将嵌入地面的指头割断。他脱下袜子,为朋友包扎了伤口。

他们必须继续往江油走。山岩峭壁上的猿王洞坐落在海拔一千多米的山林内,同行者的妻子们生死未卜。

路到景区附近就断了。他们打算走路过去。灰尘笼罩着复归平静的大地,他们无法看清三米外的事物。这时,邓远海感觉到面前朦朦胧胧出现了一个身影,他上前辨认,发现是上午去景区办事的北川公安局局长——大地震时,他刚刚赶到山下。

这个满身是灰的男人正在发愣。邓远海拍了拍他肩膀。对方回过神:

“你的景区没了。”

30多岁时,北川本地羌族人邓远海立下志向,要用前半生赚到的十几亿家产,打造出一个羌族的景区。这些通过包工程、挖金子获得的钱,在1998年变成了猿王洞。他说,这是四川最早的民营景区,甚至早于以大熊猫闻名的碧峰侠。

江油人徐强见证了景区的发展。他记得最初景区的规模很小,只有前山的酒店、后山的索道,情人桥以及别墅。2000年,他来到猿王洞,承包了一个餐饮摊位。

“像一个度假村。”他并不看好。“别人都觉得他可能干不长,(这里)只有一个天然溶洞。”但之后邓远海不断投资、开发项目,在景区融入羌族文化体验。景区越做越大,游客越来越多,就连小老板徐强的生意也水涨船高,旺季时能达到日均收入2万元。

邓远海把所有精力都放在了猿王洞景区上。2004年后,猿王洞最有代表性的西羌大酒店开业,后山的滑雪、滑草场、羌情园、天神祭祀台……一样样丰富起来。西羌大酒店标志性的羊头设计遍布景区各处,使它呈现出羌族的显要特征。

2004年左右,邓远海为开发景区,向银行贷款6.8亿元。贷款一点点被还上,到2018年5月还剩430万。巧合的是,这笔钱是猿王洞经历地震后所剩的全部价值。

大地震断开了通往景区的路。邓远海要来了山下保安的对讲机,才获悉了景区的一些情况。猿王洞里进了400多名游客,现在杳无音讯。

“肯定没有了。”他想。情人桥下的岩壁也全垮了。客人的妻子们当时正在情人桥一带。

断了手指的老总朋友倒在了地上。大家一筹莫展。他们只能回到江油。邓远海找熟人加了一点油,把朋友们安顿在车上。“我也心里沉。但我要顶住。”邓远海说。

大地震袭来时,溶洞里的灯全灭了,电话信号全无。幸运的是,溶洞成了客人们的避难所,但30多米高的洞口掉落的碎石还是击中了一些人。地震让景区里的二十多名员工和三名游客丧生于此。

地震次日,幸存者们在熟悉周围情况的村民带领下,翻山越岭,从小路疏散。这时,邓远海从山的侧面跋涉。他爬了很久,终于抵达西羌大酒店。

印入他眼帘的是另外一番样子:被裂缝摊分的山路,垮塌的羌族碉堡,扭曲掉落的情人桥和索道,穿着羌族服饰的姑娘死后发黑的衣角。

被地震毁掉的酒店客房。图片来源:景区供图
齐鲁传媒网欢迎洽谈合作
争创美好城市
人生赢家
科技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