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无止尽
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 >
齐鲁传媒网广告位置

杨澜忆金庸:热闹非凡的江湖,看到的,是他绝尘而去的背影

2018-11-02 09:18 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161) 点击这里在线咨询我

杨澜忆金庸:热闹非凡的江湖,看到的,是他绝尘而去的背影

  2018年10月30日,查良镛先生在香港去世,享年94岁。听到这个消息,我的心中充满感伤:一代大师走了,一个时代结束了。身后留下的还是那个江湖。

  和许多人一样,我的学生时代也有打着手电彻夜读金庸小说,欲罢不能的强烈记忆。比许多人幸运的是,我曾在1998年和2006年两次专访他,地点就在他香港北角的办公室兼书房——那里有整排的落地窗,无敌海景。他对待接受采访很认真。记得第一次采访他的时候,我们两个人刚一坐下来,他就伸手“抢”走我的采访提纲!

  真是不公平啊,哪有两个人过招,先把对方的招数预览一遍的?还好,我手里拿的并不是什么武林秘籍,只不过是一张字迹潦草的提纲,现在想起来,还让我觉得惭愧。第二次采访时我学乖了,所有的问题都记在了脑子里。他看着我摊出的双手,没招儿了。说起来好可爱,这位可以用语言创造出整个世界的大作家,却是一位嘴拙的受访人。他的普通话带有浓重的口音,而且思维跳跃,句子常常不完整,让我这个采访人有时都替他着急,忍不住插嘴道:“您想说的是不是这个意思……?”如果我没猜对,他就愈发着急起来,比划着手势试图重述。看到我依然困惑的表情,他自己都会不好意思地笑出来!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的坦诚。他说自己一生中有很多误会: 年轻时曾一心想做外交家,却屡屡碰壁;做报人最用心写的是社论,不料却因写着玩的武侠小说享誉世界。他小说中每一个英雄都有内心的脆弱和迷失,而他也不讳言自己曾经有过痛不欲生的经历。

  晚年曾想改写《鹿鼎记》结局

  杨澜:查先生,很多人都在议论,说您正在修改自己的武侠小说,特别是《鹿鼎记》里韦小宝这个人物,好像您会对他的结局有所修改?

  金庸:有过这个想法,改了七年,我全部改完了。《鹿鼎记》我酝酿很久,常常有很多年轻读者写信给我,说他最喜欢韦小宝,他想模仿韦小宝。虽然小说不是社会教科书,不一定要教人家怎么样做,但是如果社会影响不好的话,我觉得也是不好的,我希望读者看了我的小说之后受到良好的一种感染。我曾经想过把《鹿鼎记》的结局最后大大修改一下。韦小宝喜欢赌博,我想把他最后赌博遇到高手把钱输得很厉害;皇帝很宠幸他,但是后来他被一个老朋友抓到北京去见皇帝,把他收贿赂的事都倒出来;我想在他很倒霉的时候,太太也逃走了三四个人。我想让韦小宝倒霉的时候受点教训,但是有很多读者表示反对。

  我一直主张写小说要表现人性,表现人的情感。韦小宝这种人在清朝的时候可能存在,民国可能存在,现在中国内地上有,台湾有,香港也有,在全世界有华人的地方韦小宝这种人还是有的。我写韦小宝这个人,写他这种个性,写他吹牛,他求生存,这种人好像几千年来几百年来就是这样子,是一种特别的现象。写韦小宝就想到鲁迅先生写阿Q,他写阿Q的精神胜利法。中国人性格中间最最重要的就是自己要求生存,只要人家打不死我,我什么事情都可以做,要想自己要发达,什么事无所不为,什么手段都可以用。韦小宝就是,而且无往不利。我就写这种人,不一定要大家学,所以最后我想既然有这样一种人,我就不一定写他的结局很惨,因为这种人不大会输的。

  (金庸最终并未修改韦小宝的结局,这也让很多“金迷”都长舒一口气。而在八岁那年第一次读武侠小说的金庸,又怎会料到日后的自己居然成了万千书迷心中功力最高的那位“帮主”。其实对于当初年幼的金庸来说,他最初的偶像并非是任何奇侠好汉,而就是自己的祖父查文清。)

  武侠精神在侠不在武

  杨澜:我记得八年前跟你做访问的时候,你曾经谈到过自己的祖父他在丹阳做县令,做知县,而且很快要升知府了。因为丹阳的教案,他庇护了当地百姓,所以辞官不做。应该说他对您幼年的所谓这种正义感,为民请命这种基本的价值观还是有很大的影响?

  金庸:不单单是祖父,而且从小受的教育,中国人教育都是教育做个好人,做正派的人,都不要做坏事。我祖父干了这个事情对我当然有切身的影响,我觉得做一个好人是天经地义应该做的,也不能说是希望做好事将来有好报,我今年八十岁,我自己人生经验就是做好事不一定有好报的。

齐鲁传媒网欢迎洽谈合作
争创美好城市
人生赢家
科技报道